书海阁

020 养子如养蛊

5个月前 作者:菓菓的菓

020 养子如养蛊赌王此话一说,客厅里的气氛,顿时又紧张了起来。

赌王对于自己尚且是一个相当狠戾的人,对于自己的子女,也是从小严苛要求。

在这个家里,永远只有适者生存这四个字。

假如你不适合,那就如同从前的梁少冰一般,只有被驱除和淘汰。

现如今,赌王放出话,要让阿冰和阿法各自证明自己无罪,对方有罪。

言下之意,就是这件事,必然是有一个胜者,一个败者。

事情发生到这种程度,不可能两个人都全身而退!

梁少法面朝赌王,突然双膝一跪,大喊了一声“爸爸”。

“我绝对没有干这件事,”他几乎要哭了,“这肯定是阿冰自导自演设计陷害我的。为什么所有人都众口一词,说是我干的?因为这是他事先安排好的。但是现在我有银行单据,这绝对是阿冰他在赌场吃钱,然后杀人灭口不说,还顺带栽赃到我身上。”

梁少法的这番说辞,乍一听确实还是有些道理。

至少,阿冰和他,必然是有一人说谎,这是不假。

赌王也点了点头:“这是有可能的,你先站起来……阿冰,你如何说?”

他此番倒像是从一开始的隐怒,转而变得兴趣盎然,仿若两个儿子这般争斗,事态如此复杂,倒让他十分欣慰似的。

阿冰也懂。

赌王一生所创造的事业,必然不可能均分到每个儿子手中。

最终必然只有最优秀者,才能成为下一任赌王。

所以,赌王也希望儿子们平日里也稍稍掀起“风浪”,让他好好抉择一般。

这事情,说的直白一点,叫——“养蛊”。

赌王现在要的就是他们相互争斗,最终出蛊的那一只虫子,就是王者。

而对于这首尊之争,阿冰他也是,势在必得。

听到赌王问他,他便是优雅一笑,从怀里拿出一张纸:“其实吧,我能从五哥的枪口下救下一人,确实是偶然。不过听到五哥的计划之后我便是十分震惊,我也不明白,为什么这世上会存在于一张,我压根没有去开过户的卡。而莫名其妙拥有那么一大笔钱,也让阿冰很是心惊胆战。所以——”

说到这里,他稍稍卖了个关子,把这张纸递到了赌王的面前。

“所以,我便去查了查,这一查,我才知道,五哥竟然借着我入职交出身份证的那个空挡,拿着我的身份证,到银行里代理我办理了一张卡。爸爸,这便是当时银行的代办声明,你看看这是不是五哥的亲笔签名,还有时间,也恰好是一个月前我入职的那一天。爸爸看看,和五哥提供的举报我的账单上显示的,是不是同一个银行账号?”

赌王听言,果然是细细看了一下。

这一看,已经是一切明了。

阿冰微微一笑:“谁说我五哥只能去当个大学老师?依我看,五哥的聪明才学,真是冠盖全城啊。”

这下子,不但是五少的脸,就是整个二房的脸,也全都白了。

怎么也没有算到,阿冰居然能拿得到当初梁少法去银行代办阿冰银行账户的声明书。

那上面白纸黑纸,写明了梁少法是代理人,上面甚至有梁少法的身份证复印件和亲笔签名。

只有阿冰在心里冷笑。

他早就知道了二房在算计他,怎么可能还等着他们来扳倒他,他早已经把一切准备周全了,就等着这一天,他们发难。

cindy和那幸存的一个人,他早就安顿藏好了;银行方面的证据,他也已经搞到手了。这些事,连麻仔都不知道。

现在银行里都不能代办,必须本人持身份证明到场。然而梁少法因为是赌王之子,走了后门,但银行方面忌惮阿冰也是赌王之子,却还是不敢轻易松口,仍是让梁少法写了代办声明才给开了属于阿冰的账户。

只要梁少法他干了,哪怕没证据,阿冰也会给他搞一个证据出来。

何况他还留下这么一张纸。

阿冰只需要去找到当时开户的银行方,连哄带吓,以自己从没开过户,这张卡属于违法,要状告对方为由,就拿到了梁少法的代办声明书。

所有的事情,都在按着他的计划走下去。

耍心眼搞算计,当初他跟着四一初接手xx集团,必须要从四一父亲的旧部那里平稳过度权力,那时候经历的尔虞我诈,算计陷害,不比现在少。

阿冰和四一,还有秦月天胡米竞一起,没少面对过各式各样、明里暗里的争斗。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