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海阁

繁体版 简体版
书海阁 > (穿书)在下养了个神 > 第45章

第45章

何徐楚原以为沈晋之不过是掌握了分剑术小成,要知道分剑术与《剑术三式》不同,《剑术三式》虽然是最基础的剑术,但是你若日日勤练,修仙之路何以漫长,假以时日做到沈晋之这一步也不难,区别不过是能否像沈晋之那样连贯。

而分剑术是一门专门为剑修而设的功法,一共有六层,分为入门,小成,大成,入境,化境,圆境,其实这六层前两层是最好修行的,只是相应的力量也会弱上许多,小成的分剑术也不过是幻化出两三把进行单一的抵御或攻击,在此期间,剑的本体是绝对不能动弹的,若是有些天赋在练气期便可修成,差一些的上了筑基的剑修往往也是直接水到渠成到小成了,可是他从未想到沈晋之竟然能以筑基期九层的身份进入分剑术大成。

分剑术大成,以剑本体驱动自如,可分化八把分剑,各分剑随意而行。

沈晋之虽然只分化了三把剑,可是他的本体剑分明已经动了,那三把分剑亦是从不同方向攻去的。

最最关键的,分剑术入门与小成都是可以施展在外附之剑上的,大成的要求不仅仅是进入筑基期,而大成及其上面三个境界都只能施展在自己的本命剑上了,所以分剑术是专门为剑修而设的功法,炼制自己的本命剑实在过于费心费神,若不是剑修绝不会做这么费力不讨好的事。

他方才看的如此真切,那名唤作纪初柏的弟子手中的,不过是一把外附之剑罢了,本命剑如灵如光,绝不会是如此!

他如此失态又知道得如此清楚,不过是因为自己也是一名剑修罢了。

不得不叹,后生可畏。

何徐楚青衫微动,神情实属微妙。

饶是他修行了这么些年,性情已经如此平淡温和了,见到这少年的天赋,心中也不免生出几分戚戚然。

这便是那天赋,那剑灵之体,如此天赋,像是为剑而生的天赋。

不得不说天赋实在是上天的赏赐,如何都巧取豪夺不来,这世人善妒,修仙者亦是如此,从前他总听闻哪里脾气不好的元婴老怪便是偏爱拿那天赋好的男男女女寻作炉鼎,又听闻哪个世家极具天赋的弟子早早夭折。

天才既然受到了上天的恩赐,那定然也是要背负更多的。

连他这平时古井不波的心态,都实在眼热如此天赋。

众人见向来波澜不惊的何徐楚如此失态,便知哪里有了蹊跷,可是方才一战结束的过快,这里都是小辈,甚至没有一位修行高的剑修,自然摸不着头脑,只有那王冲,沈晋之将剑架在对方的脖颈后,王冲便知自己已输,直接便跳下了站台,见众人都不说话,只好傻乎乎地看着何徐楚道:“师兄,我输了。”

何徐楚苦笑又无奈地摇了摇头,《剑术三式》沈晋之使得好不过是惊异,这分剑术大成,实在是让他都心头一颤。

“你输的不冤。”

众人一惊,方才见站台之上,何时站了一位白衣人,与沈晋之并肩,沈晋之这躯体还是个少年人,未全然长成,那白衣人比沈晋之还高了半个头,如此清冷出尘,不是那第一剑修李言枫还有谁。

“师尊!”

众弟子方才领悟过来,李言枫早已到了气息收敛自如的境地,众人连他何时到的都不知晓,慌忙行礼跪拜。

别说是这站台下的弟子了,连站在李言枫边上的沈晋之都不知晓李言枫是何时来的,他本正沉浸在自己方才一战的余韵的一战中,又觉得自己那最后一剑出的实在是英俊潇洒再无旁人,想必假以时日他定然是下一个李言枫了,不,别说是李言枫了,那想他沈晋之定然是青出于蓝了,那是他的天赋,他的奇遇,哎想必到时候姑娘美酒,醉意逍遥还不是,哦哦不,得先把顾倚那个死变……结果李言枫那张冷冰冰的俊脸下一刻便出现在他的视线中,把沈晋之的幻想掐死在摇篮里,这一下吓得他实在是有点心虚,决定还是再苦修苦修,闭关闭关。

李言枫受了礼后神色淡然,“不必惶惑,自行修行去罢。”

众人听命,整整齐齐地从边上的小路下山,沈晋之心中还正是得意,刚要转身便听见李言枫道,“你留下,与我来。”

沈晋之一愣,老老实实地跟在了李言枫的后面,想来大概是自己这一手实在是让人吃惊了,不过平时顾倚教他的不多,他多是自己揣摩,修行着分剑术到了大成境界自己都不甚明朗,纵然是知道这一手拿得出手了,也不知道到底是这一手里的哪一手格外出眼。

纪初莲回头望了一眼那可望不可即的白衣,又见到那边上本来被自己踩在淤泥里的人,握紧了手指。

李言枫没说什么,沈晋之也懒得问,李言枫原本打算直接御剑飞行,却觉得沈晋之大约是不会,于是动作到了一半便停了,手势一改,一只羽鹤翩翩然飞落山头。

那羽鹤生的很华美,与李言枫一身素净白衣大为不同,鹤羽清亮发光,头顶一抹赤色,尾羽艳色撩人,却和李言枫一样孤傲出尘。

能乘坐这鹤沈晋之还是颇为受宠若惊的,那纪初柏之前干的事李言枫要不是全忘了,要不是便是看在他天赋的份上已经不以为意了,又再一次忍不住感慨这修仙上的天赋实力,果然是何等的重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