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海阁

繁体版 简体版
书海阁 > (穿书)在下养了个神 > 第25章 开副本(七)

第25章 开副本(七)

女人一时惊疑,不敢对白肴动手,她心中没有底气,若一个人能以神识压迫伤她无形,定然是高了一个大境界的人。

黄昏暗沙里,唯有兽人们粗重的喘气声和搬运声,偶尔夹杂几声微弱的死前呻/吟。

她凤眸一转,纤长的手指拂去嘴边残血,墨色指甲衬一分红,轻笑一声,催动神识悄然观测四方动静,手中则暗暗凝符,又不忘将目光放在白肴身上细细打量,“怎的,还是个胆小鬼不成,难不成这是要让我一个女人耻笑?”

白肴心中则满是那人,若是不再此处,定然是在地宫里,脑海中浮现出地宫中的景象,眼睛不由得轻眯起来。

女人见他要走,浑然不将她放在眼里,她只因畏惧那身后之人,对这小小练气期弟子都不敢轻举妄动,自然羞恼万分,只得朝身后的兽人奴隶们厉声喝道,“废物!愣着做甚么,你们便由得他这样自由进出么?”

她想的自然好,拿这些奴隶去试探对方,一来不会有什么损失,二来她也可以专心研究对付那背后之人。

兽人们皆是一愣,麻木的面容上终于又有了一分神采,皆放下手中棺木,顿了顿,目光朝他凝聚去,脚下原本缓慢而迟钝的步伐也为之一快。

他神识尽出,这些兽人不过一阶中后期的水平,哪有什么抵抗之力,尽数如同那个鬼童子,身形停滞在最后一刻,连挣扎都来不及地魂飞魄散去。

女人咬了咬唇,手中符咒一燃,纤手一挥,一道青光直飞而去,他轻巧撇过头,一缕青丝落下,破风之声犹在耳畔,他眉梢轻挑,本便担心那人安危,偏偏总有这些蝼蚁屡次三番阻挡,也不由得令他恼怒起来。

苏妙蔓见他轻巧躲过那符器,也是一惊,但手中丝毫不忘结印出一道水盾来护自己周全,“你……你究竟是何人?你不是练气期弟子?!”

黄沙迷眼,那人的白色衣袍已然不洁,半边面庞仿佛深渊来者,另外那半边又温雅如初,苏妙蔓心中不知怎的爬上一股冷意,兽人死后这里万籁俱静,只余萧萧风声,吹她黑纱猎猎。

似雷霆一击,她尚且看不真切方才发生了什么,脑海中便铺天盖地而来一阵飓风,她喉咙轻颤,瞳孔猛缩。

那人腐烂的一半面孔贴在她的眼前,她甚至感受到了那人脸颊上的冰冷之气。

她不知为何竟是不敢动一分一毫,那强大的神识令她感到一阵窒息。

那人嘴角轻勾了一下,掀开她的面纱。

苏妙蔓生的不算顶尖的好,若是纪初柏来看,那脸还及不上老板娘,但她身为单水灵根,肌肤透澈白嫩,虽练了魔功也不减其风采,之所以敛住面容不过是觉得这下贱之所不配有人窥伺于她。

她听到那人残忍地说道。

“他说女人最爱自己的容貌,你也是如此么?”

下一刻面容之上传来铺天盖地来的沸腾感,她尖叫一声,凄厉之声传到他的耳边,他犹自笑了笑,“去转告你的同伴,可别再来阻我了。”

苏妙蔓身形一抖,跪倒在地。

眼帘中那人走远,她徒然捂住面孔,轻声嘶吼。

那是……那是阴尸虫的毒,无药可解。

……

沈晋之醒过来的时候耳边充斥着无数乱七八糟的声音,他原以为还在睡梦之中轻轻皱了皱眉,下一刻闻到那作呕的味道又瞬间清醒了过来。

这是,他用力眨了两下眼睛,醒来时那暂时的模糊缓缓消散开来,脑海中尚且还停留在湖边最后的画面,萧雪薇害怕到崩溃的面容犹在眼前。

而这里……他豁然睁大了眼睛,下一秒倚在边上干呕起来。

他躺在一片巨大简陋的地上,抬眼是辽阔的地底世界,周围是一圈黯淡的灯火,这里到处……都是锅炉,用铁锁连在一起,吊在半空之中,锅炉下方有悬空之火燃烧,上面传来的味道混合着肉香和浓郁的血腥,而地面这里堆叠了尸体,不难想象那锅炉之中所炼化的是什么……

悬挂的锅炉围成一个圆形,又有铁链连向中心,中心之处则是一个青铜鼎,十分巨大,三足两耳,悬在空中,不知是炼什么的。

他吐了半天只吐出一些酸水,尽量朝周围的尸体躲远了一些,眼角还是瞅到了一些人干枯的面容,还记得那个侏儒说多少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难不成就是这个鬼地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