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海阁

繁体版 简体版
书海阁 > (穿书)在下养了个神 > 第4章 公子肴

第4章 公子肴

纪初莲循着人声喧闹处有些好奇地望去,只见那是一艘极为奢侈的云船,约莫数十丈宽,百丈长,船身竟以银白与绛红色的晶石雕刻为主,船翼是用白灵玉铺就,船上似是琼楼玉宇般,可见设计实在用心。

此时船头约莫站着数十名修士,远远看不清面容。

扶弦看了她一眼,便知她不太明白,解释道,“那便是东临第一的万瑞宗了,万瑞宗常年揽着所有大比小比的第一,镇宗元婴期老怪有七个之多,传言那最高深那位,怕是要突破了,不过这次连这样小比的领头人都是元婴期的长风真人,怕是万瑞宗真是出了位极了不起的小辈,你看大家在此为万瑞宗单独等候那么久还见怪不怪就知道了,他们从来都是出了名的心高气傲……”

纪初莲点了点头,“极了不起的小辈……与我们同辈吗?难不成,也是同我师尊一样是单灵根吗?”

扶弦蹙了蹙眉,道,“听说是五年前入的门,想必是与我们同辈的,只是若是单灵根还好一些罢,我记得今年九韶阁不是也出了位单灵根的女修,听说还是个变异风灵根,可把九韶阁宝贝得不得了,可光就单灵根,每几年也总是能找到几个好苗子的……”

纪初莲惊异道,“还有比单灵根更……”

话音未落那云船已经徐徐到底,众宗门掌事皆上前迎去,先出来的自然是那位长风真人,已是白发丛生,样貌竟还维持在三十岁左右,容貌俊朗而神色高傲,双眸却是不符合年龄的沧桑,一身暗红色长袍,袖边和衣边都绣上了银色玄纹,左手持了一根佛尘,看起来极为尊贵,环看四周后漫不经心地说了几句,“让诸位久等了,实在是出了些小事耽搁了。”

众人忙道没有,而周围一圈的四五十岁的金丹掌事围在那长风真人身边,一口一句“前辈”倒是有些让她发笑。

长风真人身后也是数十名新进弟子,共分两列,女着淡紫,男着淡蓝,皆神情淡漠而容貌皆为上佳,毫不逊色以女修容貌闻名的九韶阁,颇为养眼。

若平时来说总有人会对这些弟子窃窃私语一番,然而此时此刻众人的目光都凝聚在一人身上了。

那人也着淡蓝宗服,却并不在数十名弟子之中,而是直接站在那长风真人的身侧,约莫二十岁左右,左肩趴着一只假寐的纯白雪狐,右手执一把折扇随意放在腰侧,他见众人视线凝聚,毫不在意地微微侧过面孔,迎着那些目光,青丝束冠,垂落了一把。

纪初莲也同样怔住。

那长风真人浅笑一声,提起法力引得在场所有人耳边清晰而响亮道:

“我万瑞宗有幸获仙灵根弟子,实是百年——不不,千年幸事!也感激东临诸位大宗多年扶持,此次小比入百名者,万瑞宗皆赐筑基丹一粒,入十名者,赐洗灵泉一瓶。”

仿佛是为了对应长风真人的话,那人散漫地打开折扇,嘴角一挑。

那折扇上画着一只成年九尾天狐,扇面是以东覃九金蚕丝织就,扇骨以千年冰纹檀编制,最后饰彩夕银雀尾羽,与他容貌相衬,眼角那颗泪痣竟像是灵墨点上去一般,一时流光溢彩,夺人心魄。

“肴,承蒙宗门厚爱。”

什么叫,容色摄人,神魂颠倒呢。

……

沈晋之对公子肴首次登场那一段印象很深,无非是有些奇怪,为什么女作者老是爱写男主角长了一张倾倒众生的脸而已。

男人总应该像个男人,而且他实在无法想象一个男人去颠倒众生。

然而他现在似乎……有些明白了。

眼前的少年容颜稚嫩,仿佛浑然天成,也不过十四五岁,神色天真而温和,全无文中公子肴轻佻放浪的模子,反倒像是见到什么有趣的东西,从上到下好奇又认认真真打量了沈晋之一遍。

沈晋之还没反应过来少年有些怪异的举止,反倒是看着对方轻垂的睫毛出了神,然后看向他脸上刚刚洒落的水珠,晶莹剔透,沿着少年的脖颈慢慢向下,路过锁骨……

……真是罪过。

少年突然又上前了一步,他们原本已靠得很近,两个少年人的身量本就相差不多,这样一来几乎能听到对方的鼻息声。

沈晋之视线中满满是那张无可挑剔的脸,他轻轻动了动喉咙,后退了一步。

少年又上前了一步,双眸清澈,直直地看着他。

沈晋之咬牙又后退一步,结果脚下一空,心下原本就有点心慌意乱,当即便十分怂的摔在了草地上。

疼痛让他找回了一点点冷静,这才觉得少年的行为未免也太过奇怪了……

然而下一秒他又说不出什么话来,那少年俯下身来,发丝散落在他的耳畔,沈晋之怔怔地看着那张脸。

然后他轻轻地,伸出舌头,舔了一口他的脸颊。

“!”

沈晋之飞快地推开少年,然后快速起来后退了十多步才缓过神来。

少年站在原地,有些疑惑又委屈地看着他。

沈晋之活了二十七年从来只有自己耍流氓的份儿,就算是以前遇到过几个*开放的,那也是他调笑几句的事儿,何况这……这还是个男孩子啊,此时百般滋味涌上心头,十分复杂地看着对方,而少年却一副好像自己什么都没干,依旧眼眸清澈得让他都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他现在特别想回那本书翻翻,看是不是之前那没看清楚,其实写着纪初柏长得就像是一个女扮男装的小姑娘一样。

就算是,湖边那个没穿衣服的绝世小美人难道诱惑力不是更大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